新闻中心

快速通道FAST TRACK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行业新闻/NEWS

又一个董事长离职了,东方金钰债务违约会因此“了之”吗?(附表)

2019-08-14 12:09

8月4日晚间,曾被誉为“翡翠第一股”的东方ag视讯平台下载金钰发布了董事长辞职公告,而在此之前,公司董事长还处于被上交所关注中。随着公告的发布,次日(8月5日)东方金钰股价在震荡中收至涨停。这种神奇走势不是东方金钰的第一次,《红周刊》记者发现,在东方金钰上一任董事长离职之前,同样处于被上交所关注中,并且在其离职后的首个交易日公司股价收涨。   另外,对比来看,上一任董事长任职时,东方金钰经营相对稳健,而在现任董事长任职期则表现相对糟糕——经营业绩大幅下滑、债务逾期问题增多。那么,2019年3月18日公司公告宣布无法支付5250万元利息的“17金钰债”,会因为董事长的离职而就此“了之”吗?   东方金钰涉嫌信批违规被立案调查   事实上,东方金钰在今年1月18日早间公告,公司在1月16日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的《调查通知书》(编号:鄂证调查字2019006号):“因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_______证券法》的有关规定,我会决定对你公司进行立案调查,请予以配合。”   而紧接着在2月2日,由于重大经营决策失误等原因,东方金钰董事长赵宁向公司董事会递交了辞呈,只是因为公司重组事宜他代行董事长及董秘职权至今。   在赵宁代行董事长职责期间,东方金钰业绩持续下滑。今年1月31日,东方金钰披露了公司2018年度净利润亏损9亿元~11亿元的公告。但公司在4月23日发布2018年度业绩预报更正公告,净利润亏损扩大至16亿元-17.5亿元。而最终的业绩是亏损17.18亿元,与预披露时的业绩多亏了56%-90.89%。因为业绩预告更正公告披露不及时等原因,上交所对赵宁做出监管关注的决定。巧合的是,由于公司董事会秘书失联等事项披露不及时,东方金钰上一任董事长赵兴龙也在离职之前收到了上交所下发的监管关注函。   在赵宁受到监管关注的同时,由于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赵宁个人在7月19日被证监会调查。截至发稿前,东方金钰尚未确定下任董事长人选。但无论谁成为赵宁的接班人,都需要面临着公司经营业绩大幅下滑、债务逾期等一系列问题。   对于东方金钰公司被调查一事,根据相关司法解释,一旦最终认定上市公司因虚假陈述受到证监会行政处罚,那么于2019年1月17日收盘时持有,并在2019年1月18日之后卖出或仍持有并曾产生一定浮亏(无论是否解套)的投资者,   均可以向有管辖权的法院提起民事赔偿诉讼。符合以上条件的投资者只需将姓名、联系电话与交易记录(建议为Excel文件)发送到weiquan@hongzhoukan.com的邮箱,参与由《证券市场红周刊》“民间维权”栏目组织的索赔预征集活动,以维护自身合法权益。最终获赔情况根据法院判决为准,广大投资者在获得赔偿前无需支付任何律师费用。   债务问题不断暴露   赵宁是在2016年4月11日上一任董事长离职之时接任公司董事长之职,可公司正是从那时起营业收入和利润连连遭遇“滑铁卢”(见表1)。需要注意的是,至今年一季度时,公司仅有1000万元的营收。   表1 自赵宁上任以来东方金钰的业绩表现情况一览(单位:亿元)数据来源:Wind   如表1所示,东方金钰自2016年第二季度开始,扣非归母净利润逐季下滑,唯一的例外2018年一季度为同比正增长,但增长仅为1.73个百分点。对比2015年四个季度273.76%的平均同比增长值,差距巨大。   随着经营滑坡,东方金钰的部分债务问题开始暴露。最新公司公告显示,截至2019年4月18日(下同),东方金钰到期未清偿债务的单位共涉及21个。目前,部分债权人根据债务违约情况已经采取提起诉讼、仲裁、冻结银行账户、申请财产保全等措施,中睿泰信叁号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中睿泰信”)就是其中之一。   因东方金钰子公司网络金融等主体与中睿泰信的合同发生违约并产生了相应仲裁,公司及子公司部分银行账户被司法冻结。虽然紧接着双方达成和解,但这也成为其他部分债权人借鉴的案例。公司公告显示,在中睿泰信之后,东方金钰债权人之一的中信信托有限责任公司向北京市第三中级____提交了诉讼申请,法院立案后随即责令债务人立即履行确定的义务,而这件事的起因很可能是中信信托获悉中睿泰信之前获得了司法支持。   公司偿债能力远低于行业中线   最新公告还显示,东方金钰到期未清偿的债务累计约为40.61亿元。而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的数据显示,东方金钰仅有0.07亿元的货币资金。那么,东方金钰是否有能力偿还债务? 截至今年一季度末时,东方金钰的流动资产合计约为94.42亿元,其中存货有88.65亿元,占比近94%。对比历年的数据可以发现,今年一季度的“存货/流动资产”已达到2015年以来的最高值(见表2)。这说明,东方金钰的库存处于严重的积压状态。公司去年年报显示,近两年翡翠市场需求低迷。一旦存货价格出现下跌,这或将给东方金钰带来巨大的不利影响。   表2 东方金钰近几年存货、流动资产变化一览(单位:亿元)数据来源:Wind   对比行业内的公司可以发现,从短期偿债能力来看,东方金钰则明显处于弱势。据Wind统计,目前申万珠宝首饰行业中共有15只标的,从流动比率来看,今年一季度的东方金钰仅为1.31,排在第12位;从速动比率来看,东方金钰为0.08,排在末尾。   信用等级被一路下调至“C” 融资难度再提升   与此同时,评级机构对东方金钰债的评级不断下调。   东方金钰的“17金钰债”( 2017年3月24日上市交易),在上市伊始,获得联合信用评级有限公司(简称“联合评级”)“AA”的信用等级,评级展望为“稳定”。然而,在2018年7月18日,由于东方金钰未按照合同约定,向中海信托股份有限公司支付最新一期利息,联合评级决定将公司的信用等级下调至“AA-”,评级展望为“负面”。今年以来,“17金钰债”因无法支付2018年3月18日至2019年3月17日期间5250万元的利息,被联合评级将其信用等级由“CC”直接下调至“C”。目前,“17金钰债”仍处于停牌阶段。   不仅如此,2017年7月3日,东方金钰向中国证监会报送了《东方金钰股份有限公司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新股核准》申请材料,拟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29.82亿元。同年7月10日,公司随即收到了证监会的受理通知。但在2018年1月2日,由于公司信息披露不完整,最终发审委对东方金钰作出了不予核准的决定。   在发债和非公开发行两条融资渠道遇阻的情况下,东方金钰的融资难度无疑将进一步加大。

   


上一篇:方正科技二审败诉 增强股民维权信心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