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快速通道FAST TRACK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行业新闻/NEWS

态度骤变!多家银行被窗口指导不能再做P2P存管业务

2019-08-07 14:16

短短两年时间,从昔日的“香饽饽”到如今的“弃儿”,银行对网贷资金存管业务的态度发生了180度大转弯。 经济观察报记者从多家股份行、城商行和民营银行了解到,考虑到网贷行业风险过高,大部分银行从去年底今年初开始已经接到窗口指导不能再做这块业务。 有民营银行高管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他所在的银行正在逐步退出,接下来也将全面退出。 撤离 近日,新安银行发布一则与网贷平台解除资金存管业务的公告引发了外界的关注。 在这份《关于解除与部分P2P平台网贷资金存管协议的公告》中,新安银行表示,由于市场环境变化及平台自身原因,该行本着对用户负责的态度,经与平台友好协商达成一致,现终止与以下平台的网贷资金存管业务合作,分别是合肥聚米科技服务有限公司(聚米科技)、上海鸿传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户部金服)、上海倍贝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乾易贷)、帝华(北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帝华创投)、安徽新华亿联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鑫融贷)、北京雍和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雍和金融),并要求相关平台立即、完整撤销与新安银行开展网贷资金存管业务合作的相关宣传,否则由此引发的一切法律责任由平台方自行承担。 因风险事件不断发生,网贷行业整治处于攻坚时刻。今年初下发的《关于做好网贷机构分类处置和风险防范工作的意见》(下称“175号文”)提出,将坚持以机构退出为主要工作方向,除部分严格合规的在营机构外,其余机构能退尽退,应关尽关,加大整治工作的力度和速度。7月初,互金整治领导小组和网贷整治领导小组联合召开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座谈会,明确在三季度,整治工作将继续严格落实降机构数量、降行业规模、降涉及人数的“三降”要求。 有深圳网贷业内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现在政策非常严,而且从风向上来讲,备案都是一再延后,最终平台能否继续经营,大家心里都没底。“由于平台数量下滑,并且随着监管趋严,将持续下滑,银行存管业务无法达到此前预计规模,是银行退出该业务的原因。”网贷天眼研究院负责人李鹏飞表示。 而据经济观察报记者从多家股份行、城商行和民营银行了解到,因为太多平台出了问题,网贷行业风险过高,银行绝大部分从去年底今年初开始已经接到窗口指导不能再做这块业务,有民营银行高管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也正在逐步退出,接下来也将全面退出。 根据互金协会披露数据显示,截至7月19日,已有45家银行发布“关于个体网络借贷资金存管系统通过测评声明”进入银行存管白名单,但目前上线网贷资金存管业务的银行仅34家。 “存管银行需进入存管白名单,现在进入存管白名单的也可能不再做了。因为太多对接的平台出了问题,会影响银行的声誉。”上述深圳网贷人士认为。 据第三方网站数据显示,目前贵州银行明确宣布退出P2P平台资金存管业务,上海银行、北京银行、恒丰银行、广东华兴银行、浙商银行等多家银行也在明显缩减网贷资金存管业务。 深圳一家名为民投金服的网贷机构在今年5月底发布公告称平安银行要求该平台将在短期内下线存管系统,而后在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已经完成了系统下线。这也从侧面说明平安银行也在逐步退出该项业务。 曾经的火爆 “2016年时最火爆的时候我们一直在研究,我们还曾经去过网贷存管业务做的比较多的几家银行去学习,最后考虑风险的问题才没做而已。”一位城商行人士向经济观察报记者描述了当时那波银行对开展网贷资金存管业务时的热情。 为了保证资金不被挪用,降低网贷平台的跑路风险,2016年8月监管下发了《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规定,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应当实行自身资金与出借人和借款人资金的隔离管理,并选择符合条件的银行业金融机构作为出借人与借款人的资金存管机构。到后来监管要求网贷平台备案才能继续运营,而资金有银行存管成为合规备案的重要一环。而后监管下发的“108条”中也明确,P2P平台应完成与通过测评的银行业金融机构的资金存管系统对接,并实现平台全部业务上线存管系统。 彼时,许多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看到了其中的商机,开始抢滩资金存管业务。上述城商行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这种业务利润挺高,一般存管费都在业务量规模的1%左右,理论上又不承担风险,受到银行的青睐是自然而然的。据记者了解,网贷资金存管与证券资金存管、交易资金存管有所区别,银行开展此类业务需要在内部搭建一套专门的系统。据上述城商行人士回忆,当时网贷资金存管业务进行的如火如荼,还有些软件厂家主动联系他们开发系统。 在监管下发文件之后的一年,据第三方网站当时的统计数据,截至2017年6月15日,全国共有268家平台上线银行存管,从银行方面来看,确定已参与网贷资金存管业务的银行有36家,实现网贷平台存管上线的银行有32家。其中广东华兴银行上线67家,排在第一位,其后是江西银行、恒丰银行和浙商银行,上线数量均在20家以上,徽商银行和厦门银行名列第五和第六位,分别上线了18家和17家。 除了城商行表现抢眼、迅速展业外,民营银行也虎视眈眈,开展该业务的势头非常猛。根据当时媒体报道,新网银行从宣布进军存管业务到目前不到三个月,已经和70多家平台达成存管合作协议,并且近期已上线了2家存管平台,业务展开速度非常迅猛;2017年,重庆富民银行与18家网贷平台有存管业务,全部为直接存管模式;上海华瑞银行与16家网贷平台有存管业务,其中有14家为直接存管模式,2家为银行直连模式;天津金城银行与10家网贷平台有存管业务,也是全部为直接存管模式。 不过,好景不长,网贷风险事件不断爆发。小草金融在2017年9月份宣布与重庆富民银行签署资金存管协议,并上线资金存管系统,而在紧接着的10月份,小草金融就发生提现困难,不久警方对小草金融立案。还有众邦银行,此前与其有合作的晟垣金融在2018年年中公告称,由于法定代表人因涉嫌刑事犯罪暂被拘留,导致业务运营发生困难,为保证诸位投资人的利益,经慎重考虑后决定暂停营业。不久,众邦银行决定终止与晟垣金融的资金存管服务合作。风险事件爆发后,即便连业务发展最为迅猛的民营银行在2018年也出现了“撤离”的苗头,如华瑞银行和天津金城银行在2018年就未出现新增业务。 银行选择退出网贷资金存管业务,在上述城商行和民营银行人士看来损失并不大,因为最初建立存管系统的成本并不高,大约几十万,不过对于处于动荡之中的网贷平台而言成本就增加了。 李鹏飞表示,银行存管业务的退出,给在合作的网贷平台增加了一部分成本,需要与新的银行接洽、系统对接、数据迁移。